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姐妹两共享
姐妹两共享

姐妹两共享

冰天雪地,夜深人静,然卧室内却是春色盎然。
  
  揉、捏、搓、啃、咬,玉梅姐的乳房在我的蹂躏下变换着不同模样,乳房上的蓓蕾早已硬挺起来,如同两粒紫红的葡萄。玉梅姐的身体已经兴奋了!
  
  片刻之后,玉梅姐整个人便彻底的处于瘫痪状态,双手不停地在我的胸口上来回游走。我用双唇封住了她娇喘不息的香唇,大舌头灵活地钻进她的香潭里,不停地调戏着她的小香舌,贪婪地吮吸着甘美的香津,就像蜜蜂进入了蜜罐一样,狼吞虎咽地吸食着里面的资源。
  
  玉梅姐完全沉迷在我的热吻中,处于本能的反映,她的一条滑嫩的玉腿也不老实起来,盘搭在我的两腿间。那略微潮湿的羞处紧紧地贴在我的大腿根上,释放着自己的热量,让我清晰的感受到了它的温度……在我的刻意引导下,玉梅姐在我胸口盘旋半天的小手也转移了目标,沿着我的腹部向下游走,但她却猛地缩回了自己的小手,仿佛碰到什么吓人的东西了。我心里暗暗一笑,嘿嘿,看样子是某些东西超出了她的想象,被吓到了。
  
  我知道这是女人本能的反映,所以在玉梅姐心惊胆战的时候,我又拉着她的小手来到了那让她害怕的物件上。这次,玉梅姐没有再躲闪。正相反,她的小手牢牢地握在上面,好像没有再放下的意思。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的大胆,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地浪费脑细胞,我只知道现在我很喜欢她这个样子,甚至以后也是一样。
  
  玉梅姐的小手在点燃我身体里的欲火,让充满激情的热血更加沸腾,让我无法控制地想……“啊……痛……”在玉梅姐的呻吟声中,我赶忙停下了腰部的挺动。在停止那一刻,我感觉到前进中受到了阻拦。
  
  “怎么了?”我关心地道。
  
  痛,好痛呀!”
  
  “梅,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是处女?”我明显地感到阻挡自己的东西就是女性天生就有却只能被男人享用一次的处女膜。奇怪了,玉梅不是结过婚了吗?
  
  “啊……我也……不知道!”玉梅一边呼痛,一边道。
  
  “我想应该是的!”我不解道:“你男人没有跟你同过床吗?”
  
  “有!”玉梅面红耳赤,羞羞答答。
  
  “你男人的是不是很小!”我想到先前玉梅姐被我的粗大吓到时,心里便有数了。
  
  “恩。”
  
  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不由哈哈笑道:“好。今天就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便挥枪直下,独捣黄龙……一天的劳顿再加上一宿的疯狂让我直睡到大天老亮,伸手拍了拍旁边,没人。
  
  我穿好衣服,走出卧室,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
  
  我走进厨房,只见玉梅姐正走来走去,忙上忙下,完全一家庭主妇的模样,但行动之中双腿明显地不自然。
  
  我从后面将她抱住,在她耳边温柔地道:“怎么不多休息一会?”
  
  “你不是要上班?”
  
  “今天不去了,在家里陪你和宝宝好不好?”
  
  “真的吗?”我听的出玉梅姐很高兴。
  
  “那还有假。”我将她披肩的秀发拨往一边,在她耳垂上轻轻吻了一下。
  
  “恩,好痒!”玉梅姐咯咯笑了几声,又关心道:“公司不是很忙的吗?不去行吗?”
  
  “行的。大的策略都已经搞定,只有些须枝接还没有处理好,等一会打个电话告诉张琼,让她处理就行了。”
  
  “张琼?那个北京女孩?”
  
  “恩,你见过的。”
  
  “她挺漂亮的。”
  
  “恩,是很漂亮。怎么了?”
  
  “没什么。”
  
  我嘿嘿一笑,双手揉搓着她的双峰,轻咬着她的耳垂,道:“你天天待在家里挺费神的呀!”
  
  “哪有!”玉梅姐嘤咛一声,瘫软在我的怀中。她的身体经过昨天一晚上的蹂躏,已是非常的敏感,还没这么两下子就兴奋了。
  
  “好了。”一通长长的热吻后,玉梅面色娇艳绯红道,“赶快去洗洗,等一下好吃饭。”
  
  早饭过后,宝宝居然还没有醒,我和玉梅姐相依相偎在客厅的沙发上,甜言蜜语地说说笑笑。电视里,编造出来的缠缠绵绵的青春爱情剧无聊地一集连一集地播放着。
  
  “今天宝宝怎么这么能睡?好不容易抽空一天,这小家伙居然睡大觉了。”我故作感叹道。
  
  “嘻嘻,等一下有你陪着她玩的。”玉梅姐笑道。
  
  “妈妈,妈妈……”玉梅姐的笑声还没有结束,那边女儿的卧室里便传来宝宝的喊叫声。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与玉梅姐一同向宝宝的房间跑去。
  
  “妈妈来了!”玉梅姐现在已经完全接任了妹妹玉真的职务,做起了宝宝的妈妈。
  
  “爸爸也来了!”我跟在玉梅姐的后面进到宝宝的房间里。
  
  “哇,爸爸,我终于又看到你了!”宝宝夸张地张大着小嘴,表现出一种惊讶的喜悦。
  
  我轻轻地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苦笑不得地道:“你这小家伙,爸爸好不容易抽空陪你玩,你居然给我睡觉。”
  
  “爸爸陪妈妈,爸爸骗人,爸爸不陪宝宝,坏坏!”童言无忌,八九不离十。
  
  “好,爸爸坏。爸爸现在陪你玩好不好?”
  
  “恩。要妈妈跟我们一起玩。”
  
  “好。快让妈妈给你穿衣服。”
  
  宝宝穿好衣服后,我们到了客厅,大背投电视里不知什么时候播起了关于的福利彩票的新闻。
  
  “梅,我昨天买的那两张福利彩票在哪里?”看着电视,我想起了昨天还买了两张福利彩票。我平时是不买彩票,不知道为什么昨天一时心血来潮,在一个小的投票点买了两张彩票。
  
  “在你的书桌上。”
  
  我抱起宝宝,道:“走,爸爸带你去看看能不能中奖。”
  
  “妈妈,妈妈也去。”
  
  “妈妈给你做饭,等一下好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出去玩。”
  
  书房里,我把宝宝坐在我腿上,打开电脑,登陆中彩网查询本期开奖号码。
  
  “宝宝,中奖吗?”我问女儿,希望能沾点小孩子天真之稚气。
  
  未曾想宝宝还挺合作,双手拍拍道:“中奖中奖中大奖!”
  
  我不是彩民,对什么“福利3D”、“排列3”、“双色球”、“七星彩”等等各种彩票连分类都分不清楚。昨天上午回来的时候,路经一个福利彩票点,见到很多人围观,就好奇去看了一下,顺便也就买了两张,一张“3D”一张“双色球”。
  
  “哈哈哈……”一阵长笑惊得正在为宝宝煮粥的玉梅姐飞快地跑进书房,道:“怎么了,中了吗?”
  
  “你来看!”
  
  “04、08、12、15、22、29+01,啊,全中呀!”
  
  “是呀,你在看看这张。”
  
  “福彩3D本期开奖号码0、9、8,又是全中。这得多少钱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北京城万家灯火。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展转难眠。
  
  “咔嚓!”
  
  房门轻响,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一个火辣辣的动人胴体钻入我的被窝内,八爪鱼似的将我缠了个结实。
  
  “宝宝睡着了?”我抱着玉梅姐香喷喷火辣辣的胴体,轻轻地抚摸着。
  
  “恩,刚睡下。你的这个女儿呀,以后可不是个善茬!”
  
  “嘿嘿,累坏了吧,来,我给你按摩按摩。”我的双手抚上她那光滑而充满弹性屁股,随意地揉捏,小指头轻挠着她的屁股沟。
  
  “那有你这样给人按摩的。”玉梅姐的重要部位被我这样一挠立时产生反应,弹性实足的两半屁股肉变得僵紧,而我的小指头也被两半屁股肉给夹住了。
  
  “怎么没有,这叫屁股按摩法。”
  
  “狡辩!喔…”玉梅姐轻吟了一声,“吻我…”
  
  我翻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低头吻了下去。一边吻,一边用手指逗弄着她的乳头,在我的抚弄下,那两粒红樱桃慢慢的涨大。我低下头叼住了其中的一粒,使劲地吸啜。
  
  “嘻,好痒,干嘛要吸人家奶头?”玉梅姐笑的花枝乱颤。
  
  “我要吃奶呀!”我抬起身子,笑嘻嘻地说。
  
  “你的真大呀,昨天都把人家给弄死了,现在还在痛。”
  
  我继续拥吻着玉梅姐,一只手慢慢地往下滑,伸手摸到了她的下身,哦,湿漉漉的,水满外溢了。两根手指合并一探而入,玉梅姐娇哼一声,跟着屁股一阵上下耸动,发出咕唧咕唧的水声。
  
  “哦,好痒……”
  
  “想要了!”
  
  “啊!”玉梅姐语不成声,“还……还不是你害的……唷唷……还不快插进来……”
  
  我此刻已是欲火焚身,箭在弦上,那有不发之理,找准目标,下身往前一挺,“唧”的一声轻响,进入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天地,整个被紧紧包容,感觉真是好极了。
  
  随着我的运动,玉梅姐的下身越来越湿,就像下雨天泥泞的湿地,咕唧咕唧地响。我边抽边舔着她的耳垂,“梅,你的下边真湿,发出的声音真好听。”
  
  “老公”玉梅姐语无伦次,“你好色……”
  
  “色?是男人哪有不色的?何况闺房之乐,男女之事,天经地义,再自然不过的了,我射到我老婆的里面谁管的着!”
  
  “嘻嘻不要脸家伙,谁是你老婆了……”
  
  “你不是我老婆能会跟我这个吗?”
  
  “那玉真妹妹是什么?”
  
  “玉真是你的姐妹呀,你们两个都是我的老婆。”
  
  “嘻嘻,你还想一箭双雕呀。”
  
  “这不是已经‘雕’上!”
  
  “要是玉真回来了,咱们……”
  
  “担心啦。”
  
  “哼,谁担心啦!”
  
  “嘻嘻,别担心,到那时咱们三个就来个大被同眠,比翼三飞。”
  
  “唉,你这冤家,也不知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债,要在这辈子受你折腾。真是吃不消你。”
  
  “是吃不消我的小弟弟吧!”
  
  “什么呀?”
  
  “这是什么?”扶住玉梅姐的屁股,我大肆抽送起来。
  
  “啊……”
  
  一番狂欢,云雨过后,我与玉梅姐相拥而卧,点燃一支中华,吞云吐雾,烟雾缭绕。
  
  “老公,那么一大笔钱你打算怎么用呀?”两张福利彩票全中共600多万人民币,去掉20%的税收,还有500多万,这可是一笔非常可观的巨款。
  
  “这两天真是喜事重重呀。”
  
  “不就中了大奖这一件喜事吗,哪里来的喜事重重了?”
  
  “年尾公司结余进帐数百万,”我一边吸烟,一边抚慰着玉梅姐的乳房,道:“昨天吃了一个大美人,今天又中了大奖,不是喜事重重吗?”
  
  “呵呵……”
  
  “笑什么?”
  
  “原来人家在你眼里也是个美人呀!”
  
  捏着她红潮未退的脸蛋,我嘿嘿一笑道:“你本来就是个大美人,简直是美呆了,美翻了!”
  
  “去,就知道哄人家开心。还不快回答人家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哼,就是那500多万啦。你打算怎么使用这笔钱,不能总是放在银行里吧。”
  
  “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在问你呢?”
  
  “说起来我还真有个想法。”
  
  “什么样的想法?”
  
  “梅,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是什么?”
  
  “如果咱们回乡下住,你愿意吗?”
  
  “你是说咱们要回乡下老家吗?”
  
  “恩,我是有这个打算。其实从进入大城市上学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有了一个梦想,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把自己的家乡建设成比大城市更干净、更美丽、更环保的家园。这些年,为了这个梦想,我一直在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奋斗。”
  
  “玉真知道吗?”
  
  “知道。”
  
  “那她出国留学深造是为了更好的帮助你了?”
  
  “恩,应该是吧。”
  
  “看来我们两姐妹前辈子是欠着你了。”玉梅姐叹道。
  
  “这是咱们前世的姻缘,上天注定你们姐妹始终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嘿嘿笑道。
  
  “自大狂,什么我们姐妹?你连我三妹、四妹都算计了,我咬你个大淫棍!”玩笑开大了!玉梅微怒,张嘴就朝我咬来。
  
  她的小嘴哪是我大嘴的厉害,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吻,直吻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才停止。
  
  “呼……大……大色狼……”玉梅姐娇喘不休。
  
  “告诉你个关于你的秘密,想知道吗?”
  
  “我的秘密,什么秘密?”玉梅姐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想知道?其实玉真去纽约之前就知道咱们两个肯定会在一起,还特意嘱咐我对你要温柔些呢!”
  
  “这个没良心的,我为她照顾女儿,她却将我献给了她老公。”玉梅姐大发脾气,然后又将矛头直指向我,“你个没良心的,我就知道你不爱。你要我,只是为了发泄你的淫欲罢了!”玉梅姐越说越伤心,泪水哗哗直流不止。
  
  我心一痛,将她抱得紧紧的,真挚地道:“梅,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碎了。先听我说好吗?”
  
  玉梅姐泪流满面,却挣扎不动,泼辣地道:“你说你说,我瞧你怎么说。今天你要不给我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跟你没完。”


  “梅,你仔细听我说。”我为她拂去面上的泪水,深情地道:“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青年,现在正处于心火旺盛的年龄阶段。无论男女,长期的禁欲对身体都没有好处,与异性之间的阴阳调和方为养生之道。玉真去纽约之前让我将你给收了。我知道她的心思,一是为了不让自己的丈夫耐不住寂寞,捻花惹草,二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姐姐独守空房,以泪洗面。”
  
  “哼,她还是为了我好了!”玉梅姐仍忿忿不平。
  
  “肥水不流外人田,姐妹情深,好男人自然姐妹共享了。”
  
  “歪理!”玉梅姐面色转羞。
  
  “孔老先生都说,食色性也。不吃饭,肚子饿;不做爱,性饥渴。做爱和吃饭一样平常,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而女人和男人一样,同样具有很强的独占欲。但玉真却愿意与自己的姐妹共侍一夫,同时这也是一个一箭双雕的妙策,既解决了姐姐独守空房的痛苦,又免除了丈夫捻花惹草恶习。”
  
  “不要脸,为了给自己开脱,为自己的好色找上一个理由,竟然连孔夫子都请出来了。”玉梅姐面色娇羞。
  
  “梅,你知道刚才说的话有多伤我的心吗?”我的哀怨若磁石一样吸引着玉梅姐的注意,声情并茂道:“你说我没良心,你说我不爱你,我是真的这样吗?自从你到了这个家,我并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吧,并没有一上来就把你给吃了,而是一点一滴地接触,慢慢地产生感情,才结合在一起,而且是你主动的吆。你说我要你,只是把你当作泄欲的工具,我真的这样吗?咱们两个自有性事那天开始,哪一次不把你喂的饱饱的,满足你,安慰你……”
  
  玉梅姐面色绯红,娇羞不敢直视我,双眼紧闭,小嘴猛然堵上我正诉苦的大嘴,还将可爱的丁香小舌伸进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任我吮吸,舔咬,吞噬着她舌尖中散发异香的玉露琼浆。于是,今天晚上新一轮的云雨大战再次展开了……梅开二度后,玉梅姐身体乏力,如同虚脱,象一只小猫蜷伏在我的怀中,任我爱怜,真是眉眼如丝,诱惑迷人。
  
  “对不起老公,我错怪你了!”在娇喘逐渐平息之后,玉梅姐柔顺的依偎在我的怀内,娇柔的诉说着。
  
  “知道错就好,以后可不能跟老公耍小性子了。”我挺了两下腰身,那坚挺依然顶在她柔润的小肚子上,嘿嘿淫笑道:“否则,这件宝贝会让你欲仙欲死,欲死不能的。”
  
  玉梅姐玉面羞红,小心肝扑通扑通地狂跳不已,温热的掌指慢慢地放在我处于极度充血状态的胯间,惊诧到语无伦次道:“老公,它,它怎么还没有消下去呀!”
  
  “知道老公的厉害了吧!”我轻握住她的手继续套弄着。
  
  “难怪玉真肯将自己的老公让给我一半。”
  
  玉梅一边用力地套弄着一边暗暗思索:“老公这么厉害,单凭我与二妹两人恐怕不能满足于她,这可怎么办。这家伙才华横溢,品貌不凡,实在是世间少见的奇男子。这样的男人最是讨女人欢心,若不然,我也不会早早地就将身心全部都给了他。这家伙说什么我们姐妹上天注定是他的,难道他真的存有收了三妹与四妹的心思?如若是真,恐怕她们也是砧板上的肉,跑也跑不掉。咳,真是个让人又恨又爱的家伙……”
  
  “梅,你在想什么呢?”
  
  玉梅姐没想到我会突然有此一问,顺口回道:“三妹四妹……”刚说出前四个字,立觉不对,赶忙改口道:“我在想怎么才能让它消下去。”手掌用力握了握。
  
  我微微一笑,道:“三妹四妹怎么了?”
  
  玉梅姐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双手用力狠劲地握了一下,爽得我是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啊”地一声,大喊舒服。
  
  玉梅姐玉面通红,难以启齿道:“老公,你……真打算把……把三妹四妹给……收了?”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没有人能听到。
  
  我一派吊儿郎当、无所谓地道:“顺其自然,愿与不愿均有她们自己决定,老公不会强迫于她们。”
  
  “啊,你个坏痞子,你知道不知道就是你这一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才是对女人最致命的诱惑!”玉梅姐声音轻颤,套动的双手停了下来。
  
  我转身仰面而躺,让她跨骑在我身上,双手在她腰部一抬一放,再次进入她湿漉漉温暖的花苞里。“啊,好涨!”玉梅轻呼。
  
  我躺在下面,把玩着玉梅姐的一对大奶子,把运动的主动权完全交给她,道:“梅,你愿意跟着我回乡下老家吗?”玉梅姐的大屁股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不停地耸挺摇摆,一刻也不肯停,“你个坏痞子,你认为人家还能离开你吗?可咱们回到老家住哪呀,乡里乡亲、邻里邻居的基本上都是认识的人,就不能象现在这么方便地住在一起吗?”
  
  我抱住她的屁股,就是一阵狂烈挺动,喘息着道:“咱们生活在一起,迟早都会被人知道,更何况我并没有隐瞒着的意思。咱们就大模大样地回去,谁若无聊多事,管他爱谁谁去。”
  
  “还是跟玉真再商量商量吧。”玉梅姐被我一阵狂插,几乎喘不过气来,半天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恩,明天要好好地跟她商量商量。”
  
  “咱们回去了,城里的公司怎么办?它可是你费劲心血的产物,势头直逼那些大牌流通公司,如果就这样放弃了,未免太可惜了。”
  
  “恩,你看陈琼这个人怎么样?”
  
  “陈琼?不错,是个很有能力的漂亮女孩子。只要她能过了玉真那一关你就可以把她也收了。”玉梅姐疯狂地扭动腰肢报着刚才的狂喘之仇。
  
  “啪”玉梅姐不停地高速摆动的屁股重了我清脆的一巴掌,我笑道:“我跟你说正经的,你跟我说的哪跟哪呀!”
  
  “我也是说正经的。要是你收了她,将来肯定是一把理财上的好手。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样的人才可不能让她象‘到嘴的鸭子’给‘飞走’了。”


  我大是诧异、不解。道:“你怎么能这样大方,居然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男人分给别人一部分。女人天生就喜欢吃醋,可你怎么就不吃呢?”
  
  “谁说我不吃?我不但吃,而且吃起来比别人更厉害!”
  
  “那你还鼓动我去追求陈琼?”
  
  “因为她能够帮到你呀!”
  
  “哦,这就是说,以后只要是对我的事业有帮助的女人,都可以跟她发生关系。”
  
  “错,大错。那样的话你岂不成牛郎了。”
  
  “恩,牛郎也不错,是一分相当不错的职业,不但收入可观,而且十分享受,属于高级白领……”
  
  “去你的……”
  
  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世界各地的游子们都陆陆续续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家里。
  
  北京时间下午1:45分,飞行了13个小时的纽约直飞北京航班准时安全地降落在北京国际机场。我与抱着宝宝的玉梅姐站在接机口处,等待着一去就是两年多的玉真。
  
  天地间有一种思念叫望眼欲穿等待是一种痛苦的折磨等待是一种甜蜜的相思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两年多的相思承载着满腔的欢悦等待着朝思暮想,我双眼紧盯着空荡荡的接机口,迫不急待,望眼欲穿。
  
  终于,零零落落的出口处一下子热闹起来,日盼夜盼的情景终于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可是,这时候,却有一种顾虑不经意地袭上了我的心头,不知道两年多不见,我们之间是否产生了距离,是否还有当年的默契与熟稔。我的心在上下忐忑不安,迷惑蒙上了我的双眼,只看到雾蒙蒙的一片。
  
  “恬!”悦耳的声音仿佛那九天神境灵霄殿的天籁、西天佛界大雷音的禅唱,梵音妙乐好似醍醐灌顶,甘露滋心,“大音希声扫阴翳”“拨开云雾见日月”顷刻之间,扫除了心魔,扫除了眼前的迷雾。人群混乱之中,我一眼就看见了玉真我的心肝宝贝。
  
  “真!”我展开双臂迎接我那美丽的人儿飞奔而来。
  
  一见面就情不自禁地拥抱,我抱起玉真在人群来往中不停地旋转着。悦耳的声音,甜蜜的微笑,熟悉的味道,真实的感觉,让我知道先前的担心、顾虑纯属多余,如冰立释。
  
  “咔咔咔……”一阵快门闪过,这充满着热情与甜蜜的欢欣一幕被宝宝手中的左岸X720瞬间给永久地记录下来。
  
  “老公,我好想你!”玉真软若无骨地被我抱在怀中,享受着这日思夜盼的一刻、不知多少个白天与黑夜的温暖。
  
  “我也想你!”人来人往之中,提了两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我发自肺腑、情不自禁地感叹。
  
  此时此刻,千言万语抵不住一句话,无声更胜有声。
  
  “咳!咳!”两声咳嗽声将陷入蜜糖之中的我们两个拉回了现实,哇,周围的人群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停了下来,免费欣赏了一场真人真事真实情感的现场风花雪月秀,那一刻仿佛整个机场的时空与外面的世界分开了,静止了。
  
  “好浪漫!”
  
  热烈的鼓掌声响起来,震得整个机场嗡嗡作响。
  
  “赶快走。”
  
  掌声之中,我与玉真、玉梅姐还有宝宝迅速地消失在接机口,往机场外走去。
  
  “宝宝,快叫妈妈!”玉真从姐姐怀中接过宝宝,亲昵哄着宝宝叫妈妈。可是,出生不到两个月,她就离开了女儿,虽然女儿懂事以后经常在视屏上能够互相看到对方,但是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始终给孩子生疏的感觉。女儿宝宝张了张小嘴,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玉梅姐,始终没有叫出那声“妈妈”。女儿的表情,妻子完全看在眼中,最不想出现的场景终究还是没有拖掉,无语低咽,泪眼婆娑。
  
  我拥住妻子的柳腰,低声劝慰道:“宝宝还小,对你还有生疏感,熟悉熟悉就好了。走,先上车,回家!”
  
  “御翔”象箭一样飞驰在水泥浇筑的高速公路上。我在前面开车,玉真与玉梅两姐妹坐在后面,有说有笑,且不时地偷偷瞧向我,妩媚多娇。小宝宝坐在两人中间,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不时地上下打量着她的亲妈妈。如此场面,真是其乐融融呀!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黎明。
  
  “春宵一刻值千金”,“小别胜新婚”。一阵狂猛的活塞运动后,腰眼突然一酸,身体一哆嗦,屁股使劲朝前一挺……玉真像抽筋一般,上身忽地仰起,她胡乱的亲吻我、咬我,双手也狠命的在我背部乱搔乱抓,语无伦次地大叫:“老公用力……我要死了……”。我紧紧拥住颤栗抖动的她,一阵颠狂后,终归平静。
  
  我喘吁吁地从玉真身上爬起来,躺倒旁边。刚刚缓过神来的玉梅姐轻轻地为我和玉真拭去激情后的狼籍,然后侧身躺在我的另一侧。我一边一个,左拥右抱,实在是齐人之福。
  
  今天晚上,我终于实现了一箭双雕,大被同席的愿望。
  
  吻了一下玉真喘吁吁的小嘴,我道:“真儿,想我吗?”
  
  玉真伸手沿着我的胸脯向抚摸,终于摸倒我胯间,轻轻抚弄,吃吃笑道:“这个害人的坏家伙真是想死真儿了!”与此同时,又有一支手掌抚上我的下体,不用问也知道那是玉梅的。姐妹分工,一上一下,不停地上下运动。
  
  玉真将头枕在我的胸脯上,梦幻般地道:“初去时候特别想,几乎每天都到半夜睡不着,每晚都幻想着老公能进出我的身体内肆虐一番,直到后来慢慢才克制下来。”
  
  “那样会憋坏身体的。”
  
  “那能怎么办,难道你让我找别人解决吗?你个混蛋,就知道你会这样问,我咬死你。”这个女人,说咬她还真咬了。张嘴就咬住了我的小奶头。
  
  “啊!”
  
  我痛叫一声,接着一股邪火涌遍全身,欲火再次被点燃了。
  
  我翻身爬起,拉着玉真的屁股朝天崛起,再次进入她的身体。
  
  “啊,好涨!”
  
  玉梅姐现在也是欲火再燃,抱住自己的妹妹就是一阵狂吻,堵住了妹妹的大叫声。这是她们姐妹第一次的亲吻。
  
  新一轮的人肉大战又香艳地开始了……


  【完】